不限制ip彩金26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政务要闻 > 政务联播 > 部门动态

州公安局戒毒所党支部抗击疫情的感人故事

2020-02-14 08:25 作者:肖运坤 来源:团结报
【字体:

  党旗飘扬在抗疫前线

  —— 州公安局戒毒所党支部抗击疫情的感人故事

  2020年初爆发的这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重大疫情,尽管目前还在兴风作浪,乌云压城,但是我们坚信,有一面鲜红的旗帜高高飘扬,在始终坚定地指引着我们抗击疫情的方向,始终坚定地带领着亿万人民众志成城、同仇敌忾、浴血奋战。在这面红旗的引领下,再险恶的病毒都必将烟消云散,再重大的灾难终将成为过去。

  我们州公安局戒毒所19名管教民警,其中包括18名共产党员。在这重大疫情肆虐之际,我们服从命令,听从指挥,同全国人民一道,坚定地担当起使命与责任,以舍我其谁的英勇气概,义无反顾地投身于这场战役中。因为我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:要牢牢守住防线,勇敢冲锋陷阵,誓将病毒坚决堵在戒毒所的高墙和铁门之外,不让病毒感染一名戒毒学员。

  我们于农历己亥年腊月二十九即1月23日晚上接到紧急命令;第二天,即1月24日除夕上午10点前,19名民警就从四面八方赶到了战斗岗位。随后紧急召开支委会、支部扩大会,研究分析当前疫情的严峻形势,明确肩负的重大职责,坚决打好发热排查、消毒防疫、隔离封闭等几大战役,坚决打赢州戒毒所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。随后的10多天,我们全部提前结束了春节休假,放弃了与亲人的团聚,并从大年正月初九开始,第一批10名管教民警,全封闭隔离在戒毒所不足1500平方米的院内,坚守阵地,防控疫情,直到15天后第二批战友接防。

  我们是血肉之躯,也有儿女情长。我们是父母的儿女,也是儿女的父母;是妻子的丈夫,也是丈夫的妻子。在这万家团圆的日子,也更加思念着亲人。可是,国家有难,我们不挺身而出,又让谁去负重前行呢?我们,得舍!

  老母亲的那盏灯

  半夜接到命令时,85岁的母亲躺在床上,轻轻地咳了一声,她还没有睡着。

  因为过年,全家人都回到乡下老家。在乡下与哥哥生活了大半年的母亲,这几天特别高兴,老人家都喜欢儿孙满堂全家团圆。我们约好大年三十上午全家老小与叔叔、婶娘三家所有兄弟姐妹一起,过一个红火闹热的年。

  母亲都85岁了。这一年来,她身体垮了很多,走路都要拄拐了,耳朵眼睛也越来越不好使,身形更加瘦弱,已风烛残年。唉,身为儿子的我,还能陪她过几个年呢?

  这任务来得太突然太紧急了,我真不知道明天该如何告诉她。可是,任务重大,内心不断有一个声音催促着我,心中顿时涌起焦虑和不安。后半夜一直辗转反侧,睡不安稳。

  6点刚过,我听见母亲披衣起床,轻手轻脚地打开了客厅里的小灯,生起一炉旺旺的炭火。天刚微微亮,淅淅沥沥地下着雨,屋外漆黑。我随即赶紧起床。

  “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”母亲关切地问我。

  “习惯早起了,天亮了就睡不着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你怎么不也多睡一会儿呢?这个年纪了要保养好身体。”我又说。

  “天气冷,过年了要给你们生一炉大火。”母亲说。

  “昨夜我也没大睡好。”母亲接着说,“半夜电话找你有什么事?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我犹豫了一下,不得不告诉她了。

  “娘,我得马上赶回去上班了,防治湖北那病,任务紧。”

  我怕她着急,又害怕她失望,接着又给她解释:

  “娘,我是警察,要服从命令,得冲向前。”

  哪知母亲微微一笑,她说:“我懂!”然后又说:“我去给你煮碗面,吃好了就出发。”

  吃完早饭,雨越下越大,天空昏暗。我走出门,发动了车。

  母亲颤颤巍巍地跟着出门送我,突然拉亮了大门上的那盏路灯,院子里和门前的道路、雨丝瞬间一片雪白,也照亮了母亲瘦弱的身影和满头白发。

  我知道,这灯,就是母亲送儿踏上征程、勇往直前的火把吧!

  伟哥的最后一班岗

  李伟早年从部队转业进入公安队伍,所里民警中,他最年长,也是一名老党员。

  他为人公道正派,刚直不阿,遇上个难事,弟兄们、所领导都喜欢听他的意见和建议。工作上,他任劳任怨,尽职尽责;他当班,从来就没有出过差错。进到所里以来的四五年里,他还主动承担起所里的小维修小维护,灯座短路、水管漏水……自从有了他,所里没再为这些花过钱请过人;他还乐于助人,热爱学习,同事们的车什么的出点小毛病,请他到场准会手到“病”除;请他帮忙网购个鱼竿、水杯,准是最质优价廉的;他还特别热爱运动,乐观豁达,快六十岁的人了,依然像三十多岁的小伙子。所以,大家一直都喊他“伟哥”。

  从大年三十开始,伟哥作为一名老战士,一直就坚守在防控疫情的阵地上。

  可是,从2月2日即农历正月初九起,我们戒毒所要开始为期15天一轮的全封闭式管理。按照原来的排班,伟哥要作为第一批队员封闭到2月17日,但2月15日伟哥就年满60周岁了,那是他正式退休的日子。如果按计划封闭15天,他都已经退休两天了。

  我们真有些为难,不知道如何同他说。

  正月初八时,我就试着与他商量:“伟哥,要不,别排你的班了,你就正式休息了吧!”

  听我这么说,他显然不太高兴,他回答说:“我是一名战士,怎能临阵脱逃呢?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!”

  “再说目前所里警力这么少,大家都很疲劳,就让我这老兵再多顶几天吧!”接着,伟哥又郑重地说。

  “只是要苦了你这个老战士了,在阵地上退休,很对不住你的。”我说。

  伟哥这时轻松一笑,他说:“待在家里也是隔离,这15天封闭就算是由居家隔离改成单位隔离吧,利国利民!”

  一位老战士,勇敢地请求站好最后一班岗,我们还有何话可说?

  向所的难处

  向龙庭原来是我们的副所长,两年前主动让贤退居二线。他说他都五十好几了,还占着位置干什么?让年轻人上吧!于是,他由一名指挥员主动“降级”,心甘情愿地当上了一名老管教。虽然不在领导岗位了,但我们依然管他叫“向所”。尽管退居二线了,他依然使命不忘,职责不丢,工作上兢兢业业,严格要求,恪尽职守,他说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:是一名曾经的武警教导队营长,是一名人民警察,更是一名老党员。

  可是,这回,老营长、老所长向龙庭,真正碰上了一个大坎,一回大难。

  大年三十的上午10点,向龙庭给我发了个信息,焦急地说下午的支部紧急会议要请一个迟到假。

  我问他有什么事?他说他的妻子正在州人民医院进行抢救,还没有脱险。

  我顿时吓了一大跳,急忙问他是怎么回事?他解释说:自己头一天晚上在所里值夜班,当天早晨9点回到家后,怎么敲门喊爱人都没有回应。他赶紧打开房门,发现妻子已经昏迷不醒了!原来,在晚上天气太冷,妻子就在房间里生了盆炭火,上床睡着了。由于房间门窗紧闭,造成严重一氧化碳中毒。于是,他赶紧打了120送妻子去医院抢救,几个小时过去了,爱人还没有苏醒。

  他又说,这关口,国有难,家也有难,真把他急死了。

  我安慰他说不用太急,救人要紧。

  开完会,我与同事们匆匆赶到急救中心探望向所的爱人,谢天谢地,虽然人还十分虚弱,但终究是脱险了。医生说如果再晚半小时发现,恐怕就没人了。一氧化碳中毒对大脑的损伤会很大,她要接着做一个月的高压氧舱治疗,慢慢修复损伤的脑细胞。

  向所说,这个时刻全所上下都在奋战疫情,他不能袖手旁观。于是,等妻子病情稍微稳定,正月初六,向所就来到岗位,坚持与战友们并肩战斗,一起站岗值班,防控疫情。

  从正月初九开始实行为期半个月的封闭式管理,按正常排班,向所也在第一批。这可又太为难他了。妻子病情正在关键时刻,每天都要把她由病房推送到高压氧舱去吸氧治疗,路程远不说,还是个力气活。一边是需要陪护的妻子,一边是迫在眉睫的疫情防控工作,向所一旦排班进入封闭式管理,妻子又怎么办呢?

  向所当天又给我发了个信息:“请将我调整到第二轮封闭的队伍中,天大的难,都不能再落伍了!”

  农历庚子新年,立春已过。窗外的红梅、山茶、迎春,已经怒放。河边新柳嫩黄的芽苞,即将初绽了吧……再寒冷的冬天也终将过去,再迟到的春天总会来临!全民抗击新型冠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阻击战的路上,有你、有我、有他,胜利一定属于人民!这场抗击疫情阻击战的完全胜利,也必将在我们中华民族与灾难不屈不挠的斗争史上,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

相关文档: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